财经资讯

易解放:我替儿子来种树(下)

  2004年4月20日,易解放和内蒙古库伦旗签订种树协议后,第一次履行自己的承诺。

  库伦旗旗长来了,旗人大主任来了,一直帮助易解放联系相关事宜的旗团委干部们也来了。他们动员了镇中学的学生和学生家长,还有许多自愿赶来的农民。300多人浩浩荡荡地挺进有“死亡之海”之称的塔敏查干沙漠。

  一切就绪,开始种树。可让易解放没有料到的是,在沙漠里种树,会遇到那么多困难!

  由于沙土太软,运树苗的车只能开到沙地边缘。这里距离种树的地点还有500米远,树苗只能靠人一棵棵地扛进去。运一趟过去,就要半个小时。

  大家边学边干,第一天下来,种了3000多棵。可是,第二天,当易解放再来查看的时候,她惊呆了。刚刚种下的树苗,有许多不翼而飞了!

  她雇来拖拉机,在沙地里开出1米深的沟。人们在沟里每隔两米再挖深坑,然后把树种下去,踩实了。

  忙了一个星期,树苗总算是种下去了,可1万棵树苗该到哪里去找这么多的水来浇呢?

  烈日当空、干旱无雨。大赢家玄机,易解放想:“我们要打井、抽水,一棵棵地为小树苗浇水。”

  在沙漠里打井,不仅出水困难,成本也很高,打一眼细细的管井就要4000元。正当易解放筹集资金准备大规模打井时,雨开始下了,帮她渡过了难关。

  为了保证树苗的成活率,易解放又和村、镇干部商议,把植下的树苗以责任制形式分给了当地的30多户村民负责管护。为了改良土壤,她又鼓励农民在树行之间种植大豆。最终,第一批1万棵杨树的成活率竟达到了75%。

  易解放说:“我在网上看,说大叶速生槐很好,就立刻去鸭绿江边引种,但可惜速生槐在内蒙古能活但长不大。”听说油莎豆能固沙,且经济效益好,她又鼓励农民们发展林下经济。这一次,他们成功了。

  易解放说:“首先就是跑到我原来工作的公司,厚着脸皮向所有人募款,包括我在社会上的一些朋友。”

  尽管易解放在日本成立了“绿色生命”组织,但却没有募集到多少捐款,因为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组织。最后,当年一共募集到了十几万元,都是出自亲朋好友慷慨解囊。

  按照协议,易解放要用10年时间种下110万棵树。这样平均下来,每年要种11万棵。而第一年只种了1万棵,现在募集到的十几万元也只够种3万棵树。

  当年来这里考察时,在江南长大的易解放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:烈日当头,荒芜的山野上看不到一点绿色;风吹沙起,乡下的小学教室里顿时灰蒙蒙一片。

  易解放说:“我自己的孩子走了,但我可以帮助活着的孩子们。我现在要做的这个公益事业,就是为了今后的孩子们更好地生活,我必须坚持下去。”

  易解放不断地拿出积蓄,作为植树运营资金。为了完成110万棵植树目标,她甚至决定:把老两口全部积蓄的80%拿出来植树。这个决定,丈夫杨安泰无法接受!

  杨安泰觉得,回国后,两个人什么收入都没有,就是靠一点积蓄,再说也已经花了那么多钱了。但在易解放讲述了荒漠里人们艰苦的生活状态后,杨安泰还是同意了她的决定。

  为了信守承诺,易解放不断地四处奔走募款。从日本到上海,从机构、学校到环保组织,她还在互联网上做了大量的宣传和呼吁。

  易解放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响应。从2008年起,易解放相继获得了“中国百位优秀母亲”称号、“全国归侨侨眷先进个人”称号和“中华宝钢环境优秀奖”,还被推选为“第二届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”。

  媒体的宣传给与她莫大的支持,政府机构的支持也不断增加。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开始追随易解放来到沙漠植树。

  在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的支持下,易解放在该基金下发起建立了“母亲绿色工程专项基金”,旨在推动“百万母亲,百万棵树”的倡议,呼吁尽可能多的母亲加入植树绿化的行列。如今,全民植树运动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展开,易解放的植树旅程不再孤独。

  真正把植树当做事业来做之后,易解放了解了很多以前没想过的事。生态怎么这么脆弱?荒漠化速度怎么这么快?以后的人可怎么生存?

  2008年度十大人物颁奖词这样介绍了易解放:“一个母亲悲痛的肩膀,扛起了本不属于她的责任。植树不易,她种下了分量最重的承诺和大爱之心。”

  这句话易解放很喜欢,却不觉得自己有这么伟大,“以前种树就是为了儿子,照顾树苗就像照顾儿子,不觉得苦。现在我更觉得有一份社会责任,为了所有的孩子们将来的生存环境”。

  如今,易解放不仅要为选苗、选地、筹集植树款,带领一批批志愿者去基地植树等事务奔波,还尽量抽出时间到学校和社区去演讲,呼吁所有人一同加入到生态重建的行动中来。如今,她的支持者已经遍布全国。

  由于经费有限,“绿色生命”组织没有聘请打理日常事务的工作人员,所有的事项都是自己处理,年近六旬的她常常通宵工作。看到易解放奔波劳累,丈夫杨安泰开始主动替妻子分担,查找数据、整理资料、刻录文件、严格管理好植树捐款,俨然成了一位专职秘书。

  6年过去了,易解放已经在塔敏查干沙漠种下了50多万棵树。其中,还有一些经济作物,给库伦旗的百姓带来了经济效益。

  为了对易解放表示感谢,当地的百姓在沙漠里为她的爱子杨睿哲立了一块碑,在这块石碑上镌刻了这样一段话:“你是一棵树,活着为阻挡风沙而挺立,倒下,点燃自己,给他人光明与温暖。”这段话,是易解放写给儿子的,却更像是她自己的人生格言。

  在中国的治沙史上,从来不缺少与荒漠抗争的英雄。为了生存,他们义无反顾地选择与荒沙搏斗。中国林业能发展到今天、治沙成果能如此显著,正是因为有无数这样敢于向荒沙宣战的人。一代接着一代干,甚至不惜献出生命。然而像易解放这样倾其毕生积蓄种树,然后准备无偿捐给当地政府和百姓的,确是少见。

  6年来,易解放信守承诺,为了爱子,更为了天下更多的孩子,种下50万棵树。不仅没有任何报酬,还花去了近2000万日元的积蓄,艰苦地追寻着荒漠变绿洲的梦想。

  英雄是伟大的,但是英雄往往又很寂寞。易解放说,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,更希望和有爱心的人们一起,把爱播撒给更多的孩子。有这么多人在一起努力,她不孤单。

  学中文出身的易解放很喜欢这样一个文字游戏:1个人种1棵树是“木”,两个人种树是个“林”,5个人种树就形成“森林”。我们有13亿多的人,如果每个人都种1棵树,那我们将会有多少的森林?

  崇高的梦想总是一样的,治理荒漠化、保护生态,让更多的梦想得以延续和实现,需要你我一同伸出手来。